移动版

庄家凶狠:高毅资产冯柳血亏启示录 买合兴包装亏损饮恨出局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08:08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庄家凶狠:私募冯柳血亏启示录

公子豹资本圈

冯柳,网名“茅台03”,早年因重仓茅台一战成名,被高毅资产的邱国鹭延揽至麾下,以草根的身份,成为一家知名私募的基金经理,足见其实力。

不过,最近一些信息拼图显示,冯柳一度重仓的合兴包装(002228),在多次加仓、坚守之后,依然遭到庄家血洗。

01

先来看一下时间线。

2018年二季度,冯柳首次进入合兴包装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,持股4500万股,三季度又增持至5500万股(市值约为2.68亿元)。

在此时间段,合兴包装区间最大涨幅约为84%!

但2018年4季度,画风突变,合兴包装大幅下挫,区间最大跌幅达40%以上。

2018年年报,冯柳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持股达5600万股——血淋淋的坚守!

2019年二季度,冯柳减持600万股;三季度,只剩下2000万股;四季度,冯柳似有心有不甘,增持1000万股,到3000万股。

2020年一季度,坚守了近2年之后,冯柳终于意识到自己没有回天之力,只得决然清零,饮恨出局!

02

与冯柳的时间线产生交集的,是庄家夏平。

6月1日,合兴包装收到夏平等人举牌的通知,但这不是普通的举牌。

22个拖拉机账户,全是自然人,持股比例从0.07%到1.28%不等,加起来达到了12.28%!再定睛一看,一季报十大流通股股东中,夏平阵营占据了5席!

现年66岁的夏平,拥有足够的耐心。经查,夏平及其关联账户中最早现身的是沈素芳,在合兴包装2013年半年报中首次亮相。彼时,沈素芳持有合兴包装股份463.71万股,持股比例为1.33%。

此后,夏平团队对合兴包装的爱绵绵不绝——关联账户轮番、持久出现在了合兴包装前10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,从未断绝。其团队包括家族成员、朋友、同事,且在同一场所专用终端上进行交易。

2018年底,冯柳持有合兴包装5600万股,占总股本4.79%。

同期,夏平团队合计持有4.2%股权。

虽然合兴包装的持股高度集中,但不幸的是,2018年四季度大盘暴跌,趋势的力量把高手们打得落花流水。合兴包装的股价从7.48元暴跌到4.2元。

在这种垂直打击之下,冯柳的信心开始动摇,趁着股价反弹开始减仓。

夏平团队则继续加仓。2019年3月7日,其增持公司股份 1095万股,增持后持股比例达5.1%,首次超越举牌线。

2019年的市场环境并不差,大资金如果想运作股价上涨,天时是合适的。但从K线图看,夏平团队一直在洗盘。

2019年3月7日,其持股比例达5.1%。4月2日,股价见顶,一路下跌至今,但其持股量增加至12.28%。

可以推测,在吸筹的过程中,其还反复打压股价。根据公告,近半年内,夏平团队短线卖出了700多万股。

虽然短线高抛低吸,但在打压过程中,其账户估计也是亏损累累。

03

冯柳并不是单纯的价值投资者,而是一名市场派高手,对于盘口的感受自然不差。他一度买入了2.58亿元,必然不是随便玩玩而已。

看到庄家把股价搞成这样,想必冯柳的内心是崩溃的:庄家到底是来赚钱的,还是来自杀式洗盘的?

老话说门当户对,意即要跟自己处于同一个思维层次的人交往。

如果一个庄家是冲着赚钱而来,那么不论长庄还是短庄,在洗盘之后,必然要拉升获利出货。但如果庄家不爱财,就爱洗盘,就爱折磨散户呢?

冯柳能怎么办?总不能再掏10亿,把筹码抢过来自己做庄。

所以,单纯从筹码博弈来看,在与庄家的对垒中,冯柳又没钱,又有时间成本,根本没有胜算。

冯柳在血亏之后,看到上涨无望,挥泪斩仓出局,也是不得已之下的明智之举。

冯柳在合兴包装上面的大亏,表面上看,是碰上了一个不爱财的庄家。但实质上并非如此。

冯柳在今年一季度割肉出局,卖在了历史最低点之后,合兴包装的股价并未明显上涨。可见,庄家的洗刷刷,并不是单纯为了把冯柳洗出去。

即使庄家拿到了大量筹码,并把大户全赶出去,依然未能拉升股价。历史学家唐德刚曾说,形势比人强。

这意味着,合兴包装的基本面是有问题的,得不到市场认可,不支持其股价上涨,庄家即使掌握大量筹码,也难凭借一己之力拉抬。

说人话就是,冯柳选错股了,不能全赖庄家。

随便举几个例子,爱尔眼科、通策医疗、兴齐眼药,都有明显的庄家,为何股价屡创新高?海联金汇也是明显的庄股,为何股价阴跌不止?

如果单纯从庄股的角度来选股,会陷入不可知论,并把命运交给凶残的陌生人。

所以,还是要从基本面和市场偏好的角度选股。

04

冯柳为何看上了合兴包装?显然不是为了跟庄,他刚建仓之时,持股量甚至比庄家还多。

不妨从冯柳的投资哲学找答案。

“要界定好是战略性还是战术性投资,战略性就买热点买龙头,买大家最想要的好公司,贵点都可以;战术性就是买冷门,博弈打法,拣大家暂时不要但基本面并不差的公司,在价格的保护下等待变化产生。”

“抄底是为弥补研究能力的不足,所以希望在最负面的情境下进场。但抄底必须是站在最强者的逻辑上,把最悲观的逻辑列出来,当觉得最悲观的逻辑成立也不怕时,才可以去抄。”

“在股市里时间是最不值钱的,方向和可能的变化才有价值,所以我不太追求效率,长时间的等待是我一直以来的经历,这并不影响回报。”

2018年的合兴包装,是一个冷门股,基本没有机构上榜。股价一直在底部横盘,波澜不惊,市值不超过50亿。

公司的看点是:

提出“百亿制造、千亿服务”的目标,通过“智能包装集成服务”及“包装产业供应链云平台”来优化服务,突出产业互联网协同优势。

2017年起,国内进口原纸量大幅增长,原纸价格中枢向下,合兴包装是国内收入体量最大的瓦楞纸包装公司,成本端下降有利于利润提升。

2018年10月9日,证券市场周刊报道《合兴包装,天使与魔鬼的双重面孔》,质疑合兴包装运营质量,以及通过收购资产做高利润抬股价帮助定增解禁变现,揭露公司利润暴涨但现金流恶化负债高企的问题。

虽然不少券商分析师挺身而出,自告奋勇替公司辩解,比如东吴证券《包装下的迷雾?》、国盛证券《再读质疑报道,我们的思考》。但从后续机构的敬而远之、股价的持续低迷来看,这种辩解并未获得采信。

所以,在3800只股票里面选股,虽然有可能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,但也有可能是自作聪明。

05

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基金经理喜欢抱团买白马股,因为选错股的代价太大了,轻则亏损,重则排名大幅落后。

基金经理抛弃小盘股,导致小盘股日益沦为死股,或是庄股。与他们共舞,在基本面没有大幅逆转的情况下,风险极大。

冯柳说,在股市里时间是最不值钱的,他也不追求效率。

这话没错,但是也有前提。确切说,时间站在伟大的企业一边,时间能消化高壁垒企业的高估值。但对于后排的公司,却很难通过时间来提高内涵价值。

在近日的陆家嘴论坛上,易会满表示,下一阶段全球流动性充盈甚至泛溢是大概率事件,各主要金融市场将可能共同面临“资产荒”的挑战,优质上市资源的竞争会更加激烈。

高层的这个表态,并非是应景之作,而是对近几年市场方向的总结提炼,也是对茅台、海天、恒瑞、长春高新一路上涨的解释。

在这个语境里,是看不到合兴包装的位置的。

众多后排个股,在沦为死股、庄股之后,私募既不想自己撸起袖子当庄家,又劝不来机构集体买单,斩仓出局还有巨大的冲击成本,这个陷入了相当尴尬的境地。

这种状况,可能还会延续相当长时间。对于想博垃圾股逆袭的大户来说,非常值得警醒。

因为这几年,A股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,但很多老人还在沿用老思路。

浙商证券原投行老总曾说,投资只有9个字:世界观、方法论、执行力。现在最需要改变的,或许是方法论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